滑雪路线

Route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手机:18287294958
电话:020-66889888
QQ:88889999
邮箱:88889999
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58号
最新资讯

>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资讯

四川若尔盖草原泥炭沼泽逐渐萎缩 沙丘面积扩大_新闻中心_新闻中心-庄闲和

2021-07-22

本文摘要:若尔管辖曼乡文戈村,流动的沙丘。

若尔管辖曼乡文戈村,流动的沙丘。每年,县林业局对全县草原沙化情况进行普查,每次新的土地被列入沙化名单,就像在土地上揭开新的伤痕一样。南都记者杨传敏拍摄若尔盖县林业局甲中央指着沙丘说:去年还在网栏外,今年跑。南都记者杨传敏,若尔盖草原上这样裸露的沙坑随处可见。

南都记者杨传敏摄影丘巴从含沙层取出的饮用水,有铁锈的味道。南都记者杨传敏拍摄第八期元年行动对中国、气候变化的影响,不仅城市温度上升,沿海风暴频繁。气候变化首先袭击的是中国西部的生态脆弱区,往往也是最重要的生态屏障。记者访问了被称为高原水塔的四川若尔盖草原,是黄河和长江上游的重要水源养护地。

泥炭沼泽地质结构,雨季吸水,枯季放水,就像调节气候的天然海绵。这种泥炭沼泽的形成可以追溯到万年前,但近几十年来,受人为干预和全球变暖的影响,泥炭沼泽逐渐萎缩。如果尔盖彻底沙化,可能成为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沙漠之一,海拔为3500米。

与之相比,已经成为北方沙尘暴来源的内蒙古草原,海拔只有一千米左右,可以吹到几百公里以上的北京。另一方面,若尔盖也是中国最大的泥炭沼泽湿地。

高原海拔高,气温低,植物枯死后不会立即腐烂,而是逐渐形成泥炭。若尔盖湿地藏着丰富的甲烷。草原萎缩的话,甲烷溢出后也有可能成为新的温室气体来源。冬天的沙子有点凶猛,就像着火一样,说到若尔盖草原上的沙子,马加的眉毛皱起来,就像他面前有沙子一样。

但是,他面前的是无限的草原,空气中充满了草的腥味,最好的夏天快过去了,沙尘的味道隐隐地飘在空气中。草变黄,一个月后,如果盖草原进入漫长的冬天,担心的沙尘就会到来。

玛加是四川若尔盖县麦溪乡查科村的牧民,他住在沙丘后面。这些沙丘的面积逐年扩大,他可以感受到沙子的威胁,一年可以走五十米到六十米,他说冬天沙尘暴的时候,连对面的房子都看不见。

草原风越来越大,卷起沙丘里的灰尘,把草原变成沙海。这是冬天才出现的景观,再过一两个月,这个景观就会出现。

他所在的查科村与泽修村、嘎沙村相邻,属于麦溪乡,属于黄河三角洲地区,邻近黄河支流黑河,同时也是若尔盖沙化最严重的地区,每年冬末春初,草原景观都变成了漫长的黄沙。马加说,冬天的草原,摩托车站不稳定。

若尔盖县林业局统计,该县草原已有1/10面积不同程度沙化。在漫无边际的草原上,泥潭陷阱被风沙的威胁所取代。

在中国青藏高原东部边缘,高原湿地逐渐干化,作为季风通道之一,若尔盖草原的沙化倾向影响很大。生活在沙尘中泽修村落户850人,每年春天,拉出村里的运沙卡车就算是秋天的微风,沙子也会随风而行。

冬天成为草原的主人。60岁的丹珍措施是麦溪乡泽修村牧民,她用密封条封闭了所有的门窗,但沙子入侵,进入毛毡和青稞。这样的粮食吃不健康,丹珍说冬天每天打扫2~3次,每天把沙子堆在院子里。

没有别的地方堆,村子里也是沙子。在牧民住的庭院里,沙子越堆越厚,有的家庭高1米的庭院墙壁几乎都被黄沙复盖。牧民在电视上看到过北方铺天盖地的沙尘暴,他们在心里默默地比较,认为若尔盖冬天的恐怖与北方相比。

若尔盖是中国最美的草原之一,曾经风吹草低的牛羊景观。海拔在3500米左右,是长江黄河上游,四季不清楚,没有春秋,只有冬夏。但是现在,如果尔盖草原退化是不争的事实,走在草原上,草还不能长膝。漫长的冬天结束后,万物复苏的3月,是草原最痛苦的时候,老草被牛羊全部咬了,新草还没有长出来,草原上看不到绿色。

漫长的黄沙必须持续到每年4月,草苗逐渐长高,沙尘漫长的生活结束。沙子侵入牧民的生活,蚕食他们生存的草原。

庄闲和

草原退化直接威胁牧民的经济收入,比如查科村的玛加,牛羊比过去少了一半。泽修村的丹珍措施,家里养的牛羊也减少了四分之一。

每年春天,麦溪乡牧民的第一项工作是把积存在道路上、庭院墙壁内的沙子车拉出来,离开村子,他们选择几公里远、凹陷的或者倒在黄河、黑河的河边。泽修村落户850人,村长下美告记者,每年拉村运沙货车100多辆。这只是权利的计划,冬天一到,沙子就以更凶猛的速度卷土重来。

不断扩大的沙漠甲中央指着沙丘,去年还在网栏外,今年跑进去了不仅是若尔盖的问题,曾经的绿骆驼组织成员饶永说整理不好对北京有影响。饶永过去几年的身份是绿骆驼的成员,是致力于川西北沙化管理的民间组织,成立于2002年,当时由于理想主义的治沙感情,被国内着名媒体广泛报道。

现在这个组织相继解散,饶永和葛永新坚持到最后两人,他们还留在若尔盖,和当地人结婚成为妻子。饶永今年33岁,葛永新42岁。现在他们的身份基本上与沙化管理无关,饶永考上村官,葛永新成为牧民,两个外乡人,皮肤晒黑,看起来像当地牧民。饶永说,当时坚持信念,从家里筹集钱种草原上的高山柳。

但是,这种方式就像烧蜡烛一样,热情得不到支持,总有燃烧的时候。绿骆驼成为过去,草原的沙漠化还在继续。在沙化最严重的麦溪乡,夏天的放牧点已经成为连绵的流动沙丘,成为麦溪乡冬天沙尘暴的主要来源,过去十几年逐渐连接起来。

若尔盖县林业局曾经管理过这些沙丘。后续资金投入不足,尚未阻止沙化蔓延。这个沙丘离黄河只有两三公里,现在延绵了几十公顷,就像沙漠一样。

沙丘的正反两面都是沙漠,十年前,只是露出黄沙的小山坡。夏科看沙丘的变化,他是泽修村龙哇寨的寨长。

指着寨子凹陷的足球场大小的沙地对记者说,孩子的时候完全不存在。草原的退化就像一个恶性循环,沙子扩散,形成更严重的沙化。

最初的沙丘只是土坑,老鼠兔子咬草根,挖黄沙,年复一年,沙子随风散落。土地逐渐凹陷,露出草原水源退缩后的原形——厚沙层。这样的例子太多了。

阿溪乡的谢玛拉也扩张到十几公顷,附近的土地已经不适合放牧,牧民陆续撤离。沙漠往往从露出草皮的黄土开始扩大,草原牧民最了解这种安静的变化。例如,绿骆驼葛永新,他成了牧民,近年来,他发现钻井越来越深。

他也看到了高原海子的萎缩。每年,若尔盖县林业局对全县草原沙化情况进行普查,每次新的土地被列入沙化名单,就像在土地上不断揭开新的伤痕一样。

在管辖曼乡文戈村,若尔盖县林业局的甲中央(藏名)指着禁牧区沙丘对记者说:去年还在网栏外,今年跑。在沙化最严重的辖曼乡、麦溪乡,流动的沙丘成为草原上的另一道景观。若尔盖县林业局副局长左林治沙十几年,他穿着运动服,这种服装与他的工作协调,治沙需要去乡下跑,林业局管理的沙丘数不胜数,每年他们对草原沙化面积的定量统计,他告诉记者管理速度赶不上沙化速度,过去五年若尔盖林业局2009年沙化调查资料显示,该县共有700多平方公里草地不同程度沙化,占草原总面积的1/10,而且沙化过程加快。

根据沙化程度,可分为三类:一类是流动沙丘,这是最严重的沙化,占8.2%;一类是半固定沙丘和固定沙丘,约占沙化面积的15%;其余的是散布的点状沙地。如果不及时处理,很可能会扩散。

消失的沼泽很多人都知道,若尔盖草原是因为红军长征,是现在杀人的沼泽已经成为历史沙子的增加,只是若尔盖草原变化的表面现象,更深的变化是草原上水和水源的减少。这么长时间消失的是,湿地不像过去那么湿。

草原牧民目睹了高原海子的干涸。到管辖曼牧场,可以看到罗日措施,就像一个小池塘。

但事实上,这里是一个天然的大湖。葛永新告诉记者,2002年,罗日措水仍然很大,约7-8平方公里。为了查明若尔盖湿地退化的基本情况,若尔盖县国家湿地管理局监测湖泊河流情况,副局长张明告诉记者,监测显示,若尔盖湖、河流逐年萎缩,如若尔盖草原三大湖,两大湖萎缩近1/3.哈丘湖过去600公顷,现在只有400公顷,措施拉坚湖,过去400公顷,现在只有300公顷。有些湖完全干涸,如木措、湖面甚至可以赛车。

沼泽和湿地也逐年退化。很多人都知道若尔盖草原是因为红军长征,现在杀人的沼泽已经成为历史,草原上的沼泽已经基本消失。在若尔盖湿地,草原上牧民过去是骑马放牛羊,一不小心马腿就陷入泥土中,现在很多人骑摩托车,可以在草原上自由奔跑。记者发现,草原生态系统的改变非常立体,除沙化、沼泽、湖萎缩外,地下水位也明显下降。

泽修村村长回忆说,小时候,草原上没有挖井的必要,到处都是泉眼。但是现在水源逐渐减少,十几年前牧民开始挖井取水,只挖到2~3米,现在挖到10米以上。泽修村只有一个天然泉眼,完全不够,家家户户都有条件,挖井向地下取水。这些井通常使用寿命只有几年,土层失水变成松散的沙层后,井塌陷。

丹珍措家井多次挖不成功,她去邻居69岁的丘巴家接水。丘巴的井状态也不好,随着水分的流失,下层的土壤也逐渐沙化,井水近两年变黄,水质混浊。丘巴从井里浇水给记者看,只用肉眼就能清楚地看到,这桶新鲜的井里跳着无数细沙。即使沉淀了几个小时,水仍然浑浊,丘巴准备了一个大塑料桶来沉淀井水。

他用来从这个桶里取水的铝葫芦,葫芦底部变黄了。水里有锈的味道。

记者采访时,如果盖草原扩展的自来水管道。在一些地下水基本枯竭的地方,甚至要挖几百米才能找到干净的水。例如,泽修村中心学校2008年挖井,挖到80米深才看到水,水混浊不能喝,这个井挖到120米。人沙之战在泽朗甲年轻的时候,草中还可以隐藏孩子,但是现在这些草原已经不存在人与草原、沙漠的关系了,从上个世纪开始逐渐紧张起来。

去年,泽修村民丹珍和女儿、儿子一起在黑河河滩上种树,这里也是沙化最严重的地区。这种沙障随处可见,特别是在交通便利的国道和省道旁边,可以看到很多用高山柳做的沙障。

这是治理沙化最常见的方法——种植抗旱植物。但是,作为年财政收入只有1400万的西部县,如果尔盖有很多交通不能到达的地区。

例如,管辖曼乡的卡加村是只能用牧道连接的村庄,村支书泽朗甲是老人,他年轻的时候可以在草里藏孩子,但现在这些草原已经不存在了。在他的村子里,汽车进不去,沙化管理也谈不到。

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,草原沙化已经看到了征兆,若尔盖林业局长期治沙的副局长左林说,从2007年开始,四川省每年为若尔盖治沙出资500万美元,但仍只能管理,无法抑制沙化。也有悲惨的教训。上世纪70年代,为了扩大草场面积,如果盖子开沟排水,沼泽地就会干燥。

湿地管理局副局长张明回忆道,当年农业大寨时期,曾向沼泽索要100万亩土地,开沟300公里,将草原上的水排到黄河。排沟放水只是一个序幕,草原干化的过程还在继续。

在若尔盖采访中,记者知道湿地退化的原因可以归结为过度放牧和气候变化。走在草原上,很容易看到老鼠兔子挖的洞,草皮全部翻过来,露出高沙坑。也可以看到牛羊跨过休牧期的铁网栏,或者在黄土斑驳的山坡上,甚至有几百只牛羊在其间啃着草。若尔盖畜牧局副局长汤茂林也承认草原牛羊超负荷,他的依据是,1978年,北草办曾经调查过若尔盖草地的资源理论载畜量,认为若尔盖适合养殖186.5万只羊的家畜。

按照这个标准,现在若尔盖草原上的牛羊七成都不应该养。此外,30年过去了,草原的装载量没有新的评价机构。但现在的草场质量,已经比三十年前下降了很多,理论承载量应该减少,汤茂林说。

为了保护草原,从2005年开始,在唐克乡,按照村规约定,平均每人只能养10头牛、20头羊。每年年底审定,超过数量必须出栏。但是,维持这个数量可能意味着牧民在经济收入上的牺牲。

汤茂林曾经去内蒙古考察发现当地退牧机制比较完善,各级财政出钱给牧民退牧还草,在城乡建设安置房,通过训练实现再就业。但县财政收入只有1400万的若尔盖(相当于经济发达沿海城市别墅的价格),主要产业是放牧和旅游,缺乏劳动型产业。两极化湿地公园衰退以后,消弱风速、提升环境湿度和调整气候作用的变弱,又相反危害了气候和内蒙古大草原遭受现代化冲击性不一样的是,在若尔盖草原,基本上没什么工业生产。大家广泛借助农业存活,并且因为欠缺对接九寨沟等热门旅游景点的城市公共交通,旅游业发展都没有真实发展趋势起來。

夏季的辽阔的草原,会出现许多 自驾游游人。但来到冬季,她们就被寒冷和沙尘驱逐得无声无息。在这类情况下,气候转变对若尔盖的危害更加显著。中国科学院和国家气象局曾到若尔盖调查,明确提出了“以湿固沙”的构思,根据在大草原人工驱雨来减轻沙漠化,根据便是若尔盖草原的气候转变。

若尔盖坐落于云贵高原西南边缘,海拔高度均值3500米,长江黄河两根水体穿越重生期间,因其泥炭土沼泽地湿地公园的储水调整作用,称之为高原地区之肾。依据玛曲水文站材料,它给黄河上游填补了将近三成的水份。做为高原地区绿州,若尔盖也有调整地区气候的功效。

但一个慢慢显著的发展趋势是,泥炭土沼泽地已经慢慢委缩。在云贵高原东部地区边沿,湿地公园水份已经慢慢外流,这类转变又会相反危害了地区气候。

庄闲和

一个客观事实是,大草原的气体正慢慢“变干”,环境湿度也随着降低。若尔盖县气象局厅长黄待富告知南都新闻记者,30年前和如今的气候材料比照,空气相对湿度降低了三个点。并且,若尔盖草原的温度也在上升。若尔盖气候我国基础站创立于1957年,储存了53年的气象数据。

统计分析说明,过去20年,若尔盖平均气温升高了0.4℃。如今若尔盖的年均值温度是1.1℃,而就在上十世纪,它的年平均温度还不上0.7℃。温度均值转变0.4℃,提温力度好像并不高,黄待富说,但这一趋势分析十分关键,它代表着若尔盖天气炎热的提升,例如2020年10月,温度还彷徨在20℃周边,很出现异常。

一般在以往,若尔盖早已刚开始降雪,大家必须穿羽绒衣,而如今游牧民大白天仅用穿长袖上衣T恤,夜里也只加一件单衣。风的速度也在更快。若尔盖气象观测站向南都出示的统计数据显示信息,前30年,若尔盖的均值风速是2.4米/秒,而上年的均值风速可做到2.7米/秒。

游牧民还可以觉得到风速的转变,很显著的是,大草原的碎石子外扩散速率更快了。温度上升和风速扩大,立即危害了大草原水份的外流。

一个数据是,如今若尔盖的年均值降雨量是600mL,而年降雨量却做到了1200mL。年降雨量是降水量的二倍。

在沙漠化最比较严重的辖曼乡、麦溪乡,挨近大河堤岸,降雨量仅有300-400mm,小于若尔盖的均值降雨水准。水份外流变成若尔盖沙漠化的基本。而湿地公园衰退以后,消弱风速、提升环境湿度和调整气候作用的变弱,又相反危害了气候,这如同一个绿色生态上的两极化。例如,黄待富就发觉,辽阔的草原的极端化气候在持续上升,令他印像十分刻骨铭心的二零零九年十一月,若尔盖曾经历过一次强烈的减温,减温力度接近25℃。

短短的几个小时内,从2-4℃降低到零下23℃,而这过去,从没出現。南都新闻记者 杨传敏 只想说四川若尔盖综合:李召 杨传敏。


本文关键词:庄闲和

本文来源:庄闲和-www.ucs17.com

【返回列表】

搜索您想要找的内容!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最新资讯 | 滑雪门票 | 滑雪常识 | 人才招聘 | 在线留言 | 联系我们 | 滑雪路线 | 精彩图片 |

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58号 电话:020-66889888 手机:18287294958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www.ucs17.com. 庄闲和科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:ICP备50991990号-3